森色海洋

浪在大世界丧失对你小宇宙的好奇

超蝙

piggiewen:

都更新完了 方便手机端 这篇明天删(快叫我有求必应雯)


Solo/Mendez特工组合集归档
http://piggie-wen.lofter.com/post/1cfbd42d_10ebe505

亨超/本蝙合集归档
http://piggie-wen.lofter.com/post/1cfbd42d_10ebe51c

亨本各角色拉郎合集归档(Will/Jack、大佬议员、古典组、天神组 etc.)
http://piggie-wen.lofter.com/post/1cfbd42d_10ebe52a




(LOFTER手机端什么时候能出置顶或者超链功能,,,,归了档在手机端也依然有人找不到...辣鸡LOFTER

先生与少年

一个因为唐先生今天的ins开的脑洞

先生与少年

先生与少年差不多有十五年没见过了。今天是中秋,他也有快十五年没有一起与少年分月饼了。



在国庆假里先生很少出门,毕竟每年这个时刻许多游客都会来香港。他还是不太习惯去人多的地方。



先生知道大陆现在有许多小朋友也开始喜欢少年了,他蛮欣慰,然后悄咪咪的注册了一个微博账号,关注了一些少年的小粉丝们,看她们每天花痴和吐槽少年,偶尔还会带上他,幻想一下他们之前的幸福。



他的微博如同僵尸号一般,没有头像,也没有粉丝。他觉得这样真是再好不过了。最起码不会引人注意。



昨天已经有许多小朋友开始提前预祝中秋快乐了,用的是少年80年代时的,不知道从哪个杂志中找到的一张海报。



少年手里拿着半块没吃完的月饼,嘴里应该是含着那被吃掉的月饼,笑得十分甜,还隐约有些不好意思。先生在屏幕外边跟着他一起笑。



他看到有粉丝评论说“张黑炭”,“渣画质”。先生不以为然,更黑的我都见过,而且那个年代哪里有特别高清的画质啊。况且说,多可爱啊~第一迷弟开启了超厚的粉丝滤镜,并将这张连他都没见过的照片保存到手机里。



现在还能看见他新的照片,真是一件再幸福不过的事情了。



他想到在他很小的时候,曾经在少年家中借住过一阵子,那段时间中恰好有中秋节这个节日。他自己一个人在香港,其他家人都在美国,过这种节日,总会有些情绪低落。但其实少年也是差不多的。虽说家人都在香港,却完全没有节日团圆的气氛。吃过晚饭后少年将他拉到露台,并分了他一半月饼。小时候的先生十分感动,虽然这个小哥哥平常仗着自己年长加个高偶尔会欺负他,但人还真是很好的。那时候他也想不到自己长大后会比这个小哥哥高一头。



后来他们在一起后,中秋节总是一起过的,分分月饼赏赏月。偶尔工作繁忙回不到家时,电话总是不少的。



现在只剩自己一人了。虽然阿康会照顾他,但毕竟中秋团圆节,便提早给他放了假,让他好同家人团聚。



先生想了想,打开了ins,这算是他同少年的粉丝唯一沟通的渠道了,虽然偶尔会收到一些奇奇怪怪的内容,但大体上他的粉丝都是和他一样善良的。他们应该想不到我会今天发ins吧,先生心想。



他把今天保存的那张图传了上去,同时写了“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这句话。这句话即使已经被用烂了,但还是十分合适。他同他的仔可是立了生生久的誓言啊,而即使他和他的阿仔离得再远,总是能望着同一轮明月的吧。在他那里会不会因为离月亮近,所以看到的月亮会更大更圆一些呢?他总是爱美的东西,也希望他现在看到的东西都比我所看到的美吧。



看了看内容,觉得这张照片实在是太可爱,又加了个比爱的表情上去。他的仔就是这么适合可爱的表情。



果然ins一发,大家就炸锅了,以秒速的速度给他留着言,先生看着那一排排的中秋快乐加感叹号,有些想笑。



天色慢慢暗了下来,月亮升起。先生打开了窗户,让月光倾泻在地板上,又去拿了一块月饼,慢慢地走回那张台子旁,将月饼掰了一半放在台子上,那个小坛子旁,并用手轻轻摩梭着那个小坛子:



“阿仔,中秋快乐。”


你dc真jier甜,又真他妈虐,往往一边心塞一边吃狗粮

终于看完了禁色的蝴蝶,记得初三就打算看,但没看下去,终于大二刚开始,荣初症一犯,就看完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怕不是有病

顾清辞Kai:

所有靳东粉丝,请立刻原地爆炸!



今天我要是死了,化成厉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是你们先撩者贱,满嘴喷粪!!!我被你们网络暴力,百般凌辱,抑郁倾向更加严重。



我现在站在楼顶,准备跳楼自杀,以死明志。



王凯粉丝,胡歌粉丝紧紧拉住我,不让我死。而你们,直到现在!还在狠狠地推我!想把我推下去,摔得粉身碎骨!



这样,我死了,就再也不会带节奏,抹黑你们主子了,是不是!!!



靳东老师没有错,是脑残粉被害妄想症发作,要集体谋杀我!!!



操!!!



我不会死的!!!



我会好好活着,气死你们!!!



智障!!!



垃圾!!!



你们没有良心!!!



请原地爆炸!!!



操!!!

可扎心

潇洒的胡椒面君:

梗来源微博

注意:自黑向!心灵脆弱者勿看!拒绝被揍!拒绝查水表!


祝妮妮生日快乐,最棒的钢铁侠,买了一个甜甜圈,希望能蹭一下妮妮的豪气与智商,一点点就够😘

回家【另一种HE】

“大哥,我们回家吧。”明楼在昏昏沉沉中听到了已经阿诚的声音,温温柔柔的,魔力般将在他身上兴风作浪的病痛平息下来。

  “就是的,大哥自己在外面呆了那么久,都不想回家看看吗?”明台?竟然还幻听到小少爷的声音了,明楼苦笑,谁不想回家呢,可是家没了啊。

  “是呀,明楼,你两个弟弟都想你啦,再说,这么长时间不回家,也太不像话了。”大姐啊。。。。多久没有听到大姐的声音了

  “我也想回家啊,可惜回不去了。”明楼对着空气开了口,他知道屋里除了他就再没有别人了。

  他睁开眼,竟然看见了一桌还冒着热气的饭,大姐坐在主位,明台坐在她右手边,阿香坐在明台旁边,明诚坐在大姐右边的第二个位置上,他和大姐之间还空着一个位置。

  阿诚冲他伸出手,笑着说,已经做好饭半天了,就差大哥回家了。

  鬼使神差地,明楼握住那只手,就算虚缈,故人入梦,对他也算是再好不过的幸事了。

  竟然没有握空!

  第二天一早,红卫兵再次砸开明楼那破旧的小平房的门时,明楼正面带微笑,躺在那并不是很稳的小床上。他们上前看去,却发现明楼的身子早已凉了。

【楼诚/凌李】又一世

第一章

      明楼是从来不相信前世今生这档子事的,作为正统的上海滩明家大少爷,他从小接受的就是西方的新文化,长大后又系统的学习了马克思主义,更加成长为一个无神论者。阿诚从小跟着他长大,从信仰到做事方式同他学了一个十成十。明台跟着两个哥哥有样学样。这么一来,明家真正相信老祖宗遗留下的东西就只剩一个大姐了,明镜坚定的相信人每做一件事都与自己的阴德有关,积的阴德多了,下辈子就会顺顺利利,平安喜顺。所以到了应祭祀或者祭祖的节日,必定要带上阿香,强硬的命令三个弟弟,一件不拉的把该做的事做完。

      明楼每次做的时候,总带有少少敷衍的态度,但不敢太明显,不然又是免不了大姐的一顿教训。直至他过了一世又在另一世活了十几年,他才明白大姐不愧是大姐。

      凌远开始做一些奇怪的梦是在初中。那天是在上历史课,历史老师是一个头发三七分,带着无框眼镜,背有些坨的小个子男人。此人颇有些文人意气,在讲古代史时还没有怎么发现,讲到了民国到改革开放之前时,他那有些不平甚至激愤的语气便将他的性格展露无疑了。极快速的讲完了课本上的必修知识后,将课本啪得拍到了讲台上,关上门窗,开始讲一些课本与试卷中绝对不会出现的内容,有些甚至在网上连搜也搜不到。

      时间卷着历史的尘埃浩浩荡荡向前奔流而去,多少人和事沉留在河底,隔着深深浅浅明明暗暗的水波,再看不清当年原本的面貌,更别说又加上有心人有目的地刻意涂改,真正能还原的又还剩下什么呢?不过三四十分钟,就要讲那几十年的世事兴衰,势力更改,几代人的命途起跌。当年哪一个不是叱咤风云的人物,都得委委屈屈的挤在话语之间,几句话简单带过那曾经翻云覆雨过人生,没有哪个有例外。更何况他们本就不被记录在课本之中,提起他们也不过是一名历史老师的意难平罢了。不甘心那些生于乱世,长于乱世,凭借一己之力负隅顽抗地抵挡着侵略者的车轮,保卫着祖国,最后也未能善终的人们遗留在故纸堆里。随着时间流逝,除了专业人员外,再没人记得他们。他们不该被遗忘。

      明楼,上海大资本家之子,具有汪伪,军统,地下党三重身份,为抗战做出了贡献,新中国成立后几年,迁到巴黎并于巴黎身亡,一生未婚,未有子嗣。 “在那个年代,他也算有一个好下场了”凌远看着明楼的资料,不咸不淡地想着。

      可能是明楼的三重身份比较猎奇吧,那么多人里,凌远唯独对他有些兴趣。关于明楼的资料与信息并不多,很多都在WG中被付之一炬了。也的亏他去了法国,不然留在国内,绝对没什么好下场。明公馆被砸后焚毁的图还在他资料上显着,那时候,连国家主席都逃不过屈辱致死的命运,更别说当时臭名昭著人人喊打的前新政府高官了。不知道为什么,当凌远看见那个经历过火焚的,已经变成残垣断壁的明公馆旧址图,心里竟微微有些抽痛。

      当天晚上,凌远做了一个梦,在梦里,他好像是一个婴孩,躺在特制的婴儿床中或者被抱在别人怀里观察着这个世界:有一个缺着门牙对他笑的很温柔的小姐姐,经常趁大人不注意跑到他的床边看着他,偶然还用有点短的手指戳戳他的脸。和一个经常把他搂在怀里,轻声哼唱着一些吴侬软语的小调,摇晃着他午睡的年轻妇人,应该是这婴孩的母亲。还有一个戴着细框金边眼镜,看起来十分有威严的男人。可是偶尔把他从床上抱起时,看他的目光却很温柔。

      清醒时他想,这是一个难得的美梦呢,凌远几乎从未感觉过家庭的温暖。他没有姐姐,他的生母是一个有严重肝病的精神不稳定的已逝的女人,他的生父是一个抛弃妻子只认钱没有德的商人,他的养母只爱着她自己亲生的那对儿女,未正眼看过凌远,他的养父是一个很忙却很和善的医生。凌远唯一感受过的人的温暖便是从他养父这里来的。可是这份爱却也有限,病人分去一些,妻子分去一些,亲生儿女分去一些,落到他身上的也不过尔尔。

 在第八天清晨时,凌远终于发现他做的可能不止是梦了。

楼诚坑底重度患者的自我剖白

我爱楼诚,爱两位的家国大义,爱两位的灵魂相伴,相依,爱两位是彼此的救赎,爱两位的信仰,爱两位的奉献,爱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我爱蔺靖,爱江湖之远庙堂之高的距离,爱这个世界上最追求自由的人和这个世界上最没有自由的人,爱蔺晨的恣意潇洒,爱景琰的耿直坚持,爱白衣阁主和红衣皇子直至黑衣帝王

我爱凌李,两个最受质疑的职业,两个见识了世界上各种的恶却坚持为善的人,爱小李警官的小卷毛和圆眼睛,爱凌院长的胃痛,爱两个人的相互理解

我爱谭赵,爱谭赵的走心走肾,爱嗲赵和谭爸爸的相互撩,爱两个人可以互送礼物的底气

我爱杜方,循规蹈矩的方家小公子和从来没有规矩的嘴上没把门的杜旅长,爱小方的白月光和杜剑锋的处男

我爱荣霖,我爱那个穿貂的荣女王,我爱那个清俊如同桃花的许一霖小少爷,爱荣大少一见到心上人就结巴的萌点,爱许少爷有些怯懦的性格,爱两个都不会谈恋爱的人硬被对方吸引

我爱胡靖,盗墓盗到了自家祖坟,盗到了自己前世恋人,相隔千年的恋情,一个是摸金校尉,一个是并不富裕的武将皇帝。

我爱每一个时空的他们,我爱每一种相配的他们,我爱他们之间的羁绊与感情

我也爱两位演员

对两位演员,东哥和凯凯都是抱有敬重之情,甚至有幸见过凯凯真人,但是对他们的了解和对他们私生活的关注却远不如对他们的角色的理解与爱。

希望这次的撕不要给圈子带来特别大的影响吧,希望爱他们的太太们还可以继续产粮。

我们本来就是圈地自萌,我们只是爱我们的信仰。

要爱楼诚一辈子啊,那么多的感动,那么多的欣喜,会为楼诚流泪,欢笑,会有灵魂震颤的感觉。

爱楼诚已经成为生活的一部分了

感谢楼诚啊,感谢太太们,感谢东哥和凯凯。

谢谢你们带给我那么多的感动